在灿烂星空释放光和热

作者:第四军医大学讲师 王庆怡来源:发布时间:2015-10-08 12:53:19
【 字号: 】【打印 】【 纠错

    2007年5月,我揣着两个沉甸甸的硕士学位,走进了四医大,成为基础部的一名文职人员。

    让我魂牵梦绕的军营,并不是想象得那样简单。刚走进军营的时候,我一度有过失落感,也曾困惑迷茫。看到身边的军人穿着整齐帅气的军装,心里的落差油然而生。我问自己,难道在英国约克大学多年攻读硕士学位,就是为了这样怀着自卑感与穿着军装的同事共事,归属感在哪里?

    汶川抗震救灾撼动了我的灵魂,广大官兵为了灾区人民奋不顾身的拼搏精神,使我明白自己缺了“怎样做一名合格军人”这一课。当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军人始终是义无反顾的。想一想四医大的许多大师、大医、大家,当了多少年低薪族、住房困难户,但他们不计得失,默默奉献。文职人员担负着与现役军官同样的职责,履行使命是永恒的课题,受点委屈算什么。渐渐地,我感到,携笔从戎是我人生无怨无悔的选择。

    进入学校后,经过半年多的强化培训,我通过了试讲,正式成为教员队伍中的一员。2008年10月,教研室葛主任决定把当时只是助教的我推上大课讲堂。当时我吓了一身冷汗,在学校能上大课讲堂的都是教授和副教授,一个新教员怎么能担当这么重要的授课任务。备课的一个多月里,确实有一种“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感觉。经过教授们的层层把关,试讲了6遍,我终于登上讲台。当8名教授不约而同地露出微笑的一刹那,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我知道自己成功了。

    为了上好外语课,有时为了把几个句子讲得准确透彻,我常常在办公室、家里和散步时反复琢磨练习,有人见我嘟嘟囔囔的怪样子,还以为我是个精神病呢。去年,我的学生参加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1人获特等奖、2人获一等奖,使学校实现了零的突破。我所在教学组负责的08级本科生英语四级一次性通过,创下了四医大10年来的最高水平。

    我感谢军队为我的进步搭起了一层层阶梯,让豆蔻年华的我心灵深处始终烙上一份神圣的责任。回首艰辛与欢乐交融的文职人员生活,我知道自己很平凡,但我相信自己的学生肯定有不平凡的人生,他们定会成长为绿色军营的参天大树。

    (2010年3月10日解放军报第2版)


(责任编辑:孙力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