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军校讲台上无悔耕耘

作者:防化学院副教授 高 卓来源:发布时间:2015-10-08 12:54:17
【 字号: 】【打印 】【 纠错

    2006年,我从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岗位走进军校成为一名文职人员。听说我要应聘军校文职人员,在北京大学当教授的爱人回家后,奇怪地摸了摸我的额头:“没出什么事吧,你都34岁的人了,瞎折腾啥?”但我还是心甘情愿地以中职身份,成了全军首批文职人员中的一员。

    没想到,第一次走上军校讲台,我就遭遇尴尬。专家的点评出乎我的意料:“穿牛仔裤上讲台不严肃,授课节奏过快不利于学生理解消化。”这让我深受触动。从此,我开始了向一名军校教员转变的历程。

    2007年我参加了学院组织的教学法竞赛。拿不到好成绩,我这个名牌大学的博士后会不会让人笑话?那些日子,我把自己埋在办公室的资料中,反复思考选题和教学设计,并向专家请教,竞赛课试讲了6次。最后,我拿了一等奖,成为学院第一个获得教学法一等奖的文职人员。从那以后,学院里的许多人都认识了我。一名教授主动找到我,请我为他的博士生开设《量子物理》等课程。现在,我主要承担大学物理和实验的教学任务,年均授课500余课时,是原来工作量的三四倍,并且多次在教学质量检查中获得A等成绩。我深切感悟到,是军校为我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融入军营,不仅仅是工作平台的转换,更重要的是育人角色的跨越。

    登上大学讲台,我就明白了教育工作者要有“蜡烛成灰泪始干”的职业品格;走进军校教室,我更加明白了教育工作者要有“攀登科学高峰不罢休”的进取精神。在2009年全国部分地区大学生物理竞赛备战中,因为学员担负国庆60周年游行任务,一直在封闭训练,临赛前两个月,基本课程只讲了一半,我急得嘴角都起了泡。游行结束,得知学员有两天休整时间,10月2号早晨,我就把孩子丢给了正患感冒的爱人,坐上了返院的公交车。3号是中秋节,我只好安慰生病的妻子:“等比赛结束了,一定好好陪陪你和孩子。”比赛在一天天临近,辅导在一天天进行。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我辅导的47名参赛学员有40人获奖,一等奖就拿了10个,占全国该项竞赛一等奖总数的1/3。3年来,我的学生中有103人获奖,获奖率达到78.3%。看着学员手捧证书时的激动表情,我感受到了“天底下最光辉职业”的荣耀。

    (2010年3月10日解放军报第2版)


(责任编辑:孙力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