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集团军某旅医院院长黄引良扎根基层23年

战士病重,他就睡在病床旁

作者:孙启龙 记者 李秦卫 贾保华来源:解放军报发布时间:2014-08-27 10:06:02
【 字号: 】【打印 】【 纠错


黄引良为战士诊疗 孙启龙

  身患绝症,被医生确定生命只剩最后半年,却奇迹般活了下来。今年年初,退伍战士史亚利专门返回第47集团军某旅,将一本自己亲手制作的画册交到该旅医院院长黄引良手中,里面记录了10年来黄引良帮助他战胜病魔的点点滴滴。

  2004年,史亚利被确诊为鼻咽癌。面对突然打击,他精神几近崩溃。黄引良打起铺盖搬进了病房,主动当起了陪护。那段时间,黄引良白天除了给战士看病外,其他时间都用来陪小史散步、聊天,晚上就搭个行军床睡在病床旁边。

  在黄引良的开导和鼓励下,史亚利重新燃起战胜病魔的信心。黄引良利用出差、休假等机会,辗转十几家军地医院进行咨询,并四处托人帮忙寻找特效药物,史亚利的病情得到控制并逐渐好转。官兵们都说,史亚利能战胜病魔是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是黄院长。

  藏族战士曲木措达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小伙子,在一次火炮实弹射击时,由于防护不当造成炮震性耳聋。虽然通过多方治疗,但听力却恢复不佳,小伙子整天闷闷不乐。在积极为他进行治疗的同时,黄引良主动与第四军医大学协调,请心理医生来队对曲木措达实施心理医治。一段时间后,曲木措达又开朗起来。

  “作为一名基层军医,要对得起身上的这身军装。战士们把信任给了我,我就应当倾情回馈。”从军23年,黄引良从一名军医成长为医院院长,但心中的信念却从未改变。

  一次,出差归队的黄引良一回到卫生队就到病房看望病号。细心的他发现,有一名战士胸口起了红疹,而病历上写的却是发烧。由于发烧和出血热前期症状很相似,很可能会误诊。黄引良立即对这名战士进行肾功能检测,最终确诊为出血热。卫生队缺少治疗药物,他立即护送这名战士赶往上级医院,最终化险为夷。

  20多年来,黄引良利用各种机会学习传染病的预防方法,摸索出野外条件下基层部队常见传染疾病的预防方法,发表学术论文10多篇。

   军医心语

  作为一名基层军医,要对得起身上的这身军装。战士们把信任给了我,我就应当倾情回馈。

  ——黄引良 


(责任编辑:孙力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