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战斗力生成的关键因素

作者:张翚 王宁来源:中国国防报发布时间:2016-02-18 09:53:11
【 字号: 】【打印 】【 纠错

    ●保持技术敏感,是防患未然,避免失之无备的重要前提

    ●没有人能懂得所有技术,但应该理解技术的意义,明白它们将带来的冲击和影响,预见它们发展和应用的趋势

    ●军事优势确立的基础,既不在于谁发明了领先对手的新科技,也不在于谁先提出创新的军事理论,关键在于谁能把新科学、新技术、新理论与军队有机结合,真正形成突破前人、超越时代的新质战斗力。    

    编者按 习主席深刻指出,“面对科技创新发展新趋势,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寻找科技创新的突破口,抢占未来经济科技发展的先机。我们不能在这场科技创新的大赛场上落伍,必须迎头赶上、奋起直追、力争超越。”当今时代,人类已置身于一个“技术化生存”的社会环境,科学技术不仅是推动社会进步的“第一生产力”,也是决胜未来战争的关键因素。唯有深刻把握科学技术的发展特点、规律和趋势,透彻理解社会进步和军事变革的本质,方能自觉抓住新技术带来的新机遇,直追前沿,抢占未来战略高地。

    信息化时代,科学技术越来越呈现多层次、多维甚至无穷维和系统相关性的特点,国家发展、军事变革皆因科技应用、装备创新而发轫,而技术革命的突飞猛进不会等待人们的普遍觉醒,未来战略主动的制高点更没有谁会拱手相让。这就要求我们重视对技术敏感、技术理解、技术自觉等素养的培塑,自觉能动地抓住科学技术创新发展带来的新机遇,引领军事领域的新变革,力争在未来的战略对抗中把握先机,赢得主动。

    保持技术敏感

    技术敏感,是对世界科技领域出现的新动向、新事物及可能造成的影响,及时做出客观判断和灵敏反应。技术是战术的物质基础,战术是技术的合理运用。军事斗争的激烈残酷决定,任何新技术只要可能用于军事,就必然而且往往首先应用于军事。拿破仑因而曾深有感触地说“对手的任何一种新生事物,都是对我的军事威胁。”保持技术敏感,是防患未然,避免失之无备的重要前提。

    二战期间,苏联空军中尉弗雷洛夫在查阅科学期刊过程中,敏锐地发现核原子研究方面的科学家,如费米、西拉德、特勒、安德森等人的名字都从杂志上消失了。他据此分析:核研究已成为美国国家机密,科学家们正在研制原子弹。弗雷洛夫立即给斯大林写信报告了这一重大推断,建议尽快研制原子弹。他的建议引起了苏联决策层的重视,并迅速付诸行动。1949年8月29日,随着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苏联进入了核时代。作为一名空军基层军官,弗雷洛夫长期对自己专业之外的核技术保持着高度敏感,见微知著、察于未萌,为苏联核武器发展立下大功。

    克劳塞维茨说:“要想通晓战争,必须审视一下每个特定时代的主要特征。”这个“主要特征”往往由具有代表性的技术决定。当前,世界正处在一个新军事科技成果群体井喷的时代。一些新概念、新机理技术正孕育着重大突破,可能产生一个质的、断代式的飞跃,进而彻底改变未来竞争格局。高超音速空天飞行器试飞成功,预示着“九天悬剑”即将铸就;电磁发射技术能以低廉的成本将致命的火力高密度地投送到数百公里之外,其作战效能不逊于昂贵的导弹;激光武器和微波武器则引领着定向能武器的发展……除“打击革命”外,物联网引发的“感知革命”、云计算引发的“计算革命”、量子隐态传输技术引发的“通信革命”均已在军事应用领域初露端倪。物质决定意识,技术决定战术。对此类高新技术保持敏感和关注,是信息时代每名军人都应具备的职业素养。


(责任编辑:陈丽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