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谋求军事优势的强大引擎

作者:贾道金 高文俭 臧兴震来源:中国国防报发布时间:2016-02-25 08:55:58
【 字号: 】【打印 】【 纠错

    ●在科技创新的推动下,现代战争已延伸至陆、海、空、天、电、网等空间与认知领域,形成互为条件、相互支撑的一体化战场体系。

    ●武器装备固然是军事科技的主要标志,但绝不能将科技“窄化”为武器装备。

    ●科技创新催生出新的作战手段和新型军事人才,也必将影响人与武器装备的结合方式,即军队的编制与作战编成。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它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基本动力,也是推动战争发展演进的“永动机”。每一次重大科技进步和创新都会引起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深刻变革。在新一轮世界科技革命、产业革命与军事革命三大革命强势交汇的今天,我们必须重视科技创新在谋取军事竞争优势上的重大作用。

    科技创新拓展了战争领域和空间

    科学技术的创新发展,赋予人类更强的认知和行动能力,开辟了新的活动领域和空间,也必然带来新的利益诉求和随之而来的矛盾冲突。在漫长的农业时代,人类的活动空间仅限于陆地和近海附近。15世纪后,航海技术的进步和地理大发现使得人类重新认识海洋的价值,对海洋航线和海外贸易的争夺成为新的斗争焦点;潜艇技术的出现,使深海成为军事斗争的新兴领域。航空航天技术的进步使广阔的天空、太空成为激烈角逐的空间。现代信息技术的进步则造就了网络这一“虚拟空间”,并使之成为攸关国家主权、安全与发展的新型安全空间;而随着脑科学、认知科学、心理科学、人工智能以及现代生物技术的发展,认知领域也将成为未来战争争夺的新焦点。总之,在科技创新的推动下,现代战争已延伸至陆、海、空、天、电、网等空间与认知领域,形成互为条件、相互支撑的一体化战场体系。

    科技的创新发展拓展了战争空间,也使得夺取战场的综合控制权成为赢得战争的基本条件。尽管制空权仍是争夺传统战场空间控制权的关键,但制信息权已成为夺取战场综合控制权的核心,制天权成为军事较量的必争高地,而未来“制心权”“制脑权”的出现将使军事斗争呈现出更加扑朔迷离的局面。今后随着重大科学与创新技术的突破,人类的活动空间还有可能进一步拓展,在开辟新利益空间的同时也将形成新的军事斗争焦点。因此,必须与科技发展进步保持同频,高度关注新兴安全领域,不断加强新质作战力量的建设。

    科技创新推进了战争形态的演变

    武器装备是军事科技的物化形式,是科学技术战斗力属性最直接最具标志性的体现,也是推动作战方法、战争形态甚至整个军事上层建筑演进变革的物质基础。

    在人类历史绝大部分时间内,科学技术发展的最新成果往往被最先应用于军事领域。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上的改变甚至变革。”科学技术的进步,必然引发作战方式和战争形态上的某种演进,最终推动军事领域的全面变革,这是科学技术推进战争演变的基本途径和方式。当前,世界军事科技发展已呈现出多源快速突破、协同融合发展、群体集中爆发的新态势,颠覆性军事科技接踵而至,对国家安全和军事斗争影响的广度、深度和幅度将是空前的。要赢得未来军事斗争的主动,就必须立足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这个战略基点,加强前瞻性、先导性、探索性的重大技术研究和新概念研究,为研发先进的武器装备、重塑军事体系、迎接战争形态演变挑战奠定基础。


(责任编辑:陈丽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