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肝沥胆22载

——记投身北斗事业的某卫星导航定位总站高级工程师谭述森院士

作者:邹维荣 宗兆盾 杨海斌来源:解放军报发布时间:2016-02-29 08:22:13
【 字号: 】【打印 】【 纠错
谭述森(右二)和同事们研讨交流技术问题。王安民

    人物小传:谭述森,1942年1月出生,现任某卫星导航定位总站高级工程师,201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期从事大地测量装备和卫星导航系统设计论证与应用研究,是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主要开拓者和建设者之一,为我国军事测绘和卫星导航事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全军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1项,“十一五”国家科技计划执行突出贡献奖1项,荣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2次。

    2016年2月19日,我国第5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与地面运控系统成功实现了天地“握手”,目前已进入载荷测试阶段——这,标志着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向全球组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目睹这一刻,中国工程院院士、某卫星导航定位总站高级工程师谭述森欣慰地笑了。

    22年前,谭述森和战友们从一间简陋的铁皮屋出发,从零起步,踏上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科研攻关的征程。22年后的今天,21颗北斗卫星遨游太空,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拥有自主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今年1月30日,是谭述森74岁的生日。仰望苍穹,他说:“我的‘星龄’才二十二,很年轻,还能为北斗全球组网做很多事。”

    “永远不能把登山的保险绳交到别人手里”

    在某卫星导航定位总站控制中心,记者看到科技人员正对第5颗全球组网卫星进行在轨测试,与先期发射的4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共同开展星间链路、新型导航信号体制和新型原子钟等国产自主可控设备试验验证工作。

    “卫星上增加的这些新功能,必须通过组网来充分验证以后,才能保证每颗卫星所发挥的功能和性能指标。”谭述森院士介绍。

    1994年,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高瞻远瞩,做出重大战略决策:研制发展中国独立自主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

    然而,摆在科技人员面前的现实是,尚未起跑就已落后美、俄20多年,以及经济实力、技术基础和人才的匮乏……

    也就是在这一年,面对祖国和人民的呼唤,52岁的谭述森离开了奋斗29载的军事测绘战线,义无反顾投身到北斗事业之中。当时的他,已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科研成果斐然。对于他来说,选择北斗,就意味着选择风险和挑战。

    “国家安全命脉,岂能受制于人?”怀着这样的忧患,谭述森在一无经验、二无资料的情况下,带着团队开始了北斗系统科研攻关的艰难征程。

    北斗一号建设初期,技术上面临诸多难题。其中,最大的“拦路虎”是无法从海量无线电信号中快速准确地捕获用户发出的微弱定位信号。项目承研单位采用传统的模拟信号技术,花费数年时间,效果仍不理想。

    谭述森大胆建议,利用当时还不成熟的数字信号处理技术代替模拟信号。这一设想虽具有先进性,但存在一定风险。敢于担当,他与研制厂家一起,仅用半年时间就攻克了这一关键技术,为北斗一号按时建成赢得宝贵时间。

    随后,谭述森和同事们联合全国上百家科研单位,经过8年论证研究和艰苦攻关,终于建成北斗一号系统。从此,我国成为继美、俄之后第三个拥有自主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

    谭述森常说:“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沿用他国体制,技术上将永远受制于人。”在北斗二代系统论证阶段,有人建议沿用GPS成熟的技术体制。

    对此,谭述森头脑特别清醒,“我们连人家的用户终端都买不来,还能买来他的核心设备吗?事实证明,还得我们自己具备自主可控的这个能力,去筹划我们自己的系统。”在他的主持下,北斗二代系统取得了连续定位和位置报告、星地双向高精度的时间同步等一系列关键技术重大突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连续导航与定位报告深度融合、全星座播发三频信号的卫星导航定位系统,从根本上摆脱了对GPS的依赖,从此结束了靠国外导航系统授时的历史,使我国卫星导航系统不再受制于人。

    “永远不能把登山的保险绳交到别人手里”,这是谭述森经常讲的一句话,也是他在拓荒天疆的征途中追求卓越、奋力抢占北斗事业发展先机的不竭动力和源泉。

    仰望星空,星汉灿烂。如今,已经排列成阵的21颗北斗星翱翔九天,我国及周边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北斗用户逐日递增。谭述森和千万名北斗科研人员,凭借智慧和汗水,开辟了我国卫星导航的崭新时代。


(责任编辑:陈丽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