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雄兵:设计未来战争的科研尖兵

作者:杨雅雯来源:新华社发布时间:2017-12-07 08:50:52
【 字号: 】【打印 】【 纠错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联合作战实验中心副主任叶雄兵(新华社10月12日发 邵龙飞摄)。

    一流的军队设计战争。

    叶雄兵就是我军设计战争的科研尖兵。

    “现代战争,首先在作战实验室打响。”作为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联合作战实验中心副主任,叶雄兵一直走在战争前面。

    近年来,他参与打造了我军首个联合作战实验平台,并在这方寸之地解剖战争、仿真战场,为百万雄兵谋划制胜良策。

    在实验室设计和预演战争

    叶雄兵从事的联合作战实验是通过在计算机中建立作战模型,模拟作战过程,获取作战结果,从而为科学筹划决策等提供定量依据。

    那年,随着人机交互任务规划技术、可变分辨率建模技术、基于学习的行动效果评估机制等关键技术接连被叶雄兵团队攻破……经过2期大规模建设,在原联合作战研究实验中心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具备6大功能的联合作战实验平台终于正式建成。

    这标志着我军作战理论拥有了自己的“风洞”实验场、“CT”扫描仪。

    “在实验室设计和预演战争是我现在的主要工作。”叶雄兵说。

    随着实验中心的名气越来越响,一个个事关国防和军队建设大局的任务纷至沓来,很多部队多年解决不了的难题也找上门来。

    那年,某单位对一份方案预案进行评估,几番研究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最后求助于实验中心。

    受领任务后,叶雄兵带领团队发挥系统优势,认真分析预设战场环境、目标特征,整理了900余种资料、2000余组模型数据,实现对每一个作战活动的全息复盘分析。

    几次实验下来,方案中不合理的部分被精准定位,部队人员心里亮堂了,预案修改有的放矢,并在实兵演练中得到验证,受到上级高度肯定。

    截至目前,叶雄兵已主持和参与了50多项作战仿真和实验系统建设,参加了30多项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大现实课题实验论证,先后获军队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17项,军事优秀科研成果一、二、三等奖14项。

    今天的一个误差,未来战场要用鲜血做代价

    “他撰写的研究报告多数都层级很高、课题重大、极具现实意义,很多咨询建议被上级采纳。”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政委佟海青说,叶雄兵团队的很多科研成果已进入到部队战备、训练和任务当中。

    也正因为此,叶雄兵常常感到压力很大,因为“错误的结果很可能会误导决策”。

    在联合作战实验领域有一句名言,数据是作战模拟的血肉,模型是作战模拟的灵魂,掺不得半点水分。“数据不准,实验结果等于废纸。”叶雄兵说。

    那年,叶雄兵带队参加部队大型联演。经过认真筹备,演习前3天,他们信心满满进驻演训场。

    “你们采用的装备数据,我们不认可!”平台预先演示后,一线部队指挥员的话似迎头浇下一盆冷水。

    原来,他们搜集的数据都是装备定型标准值,但由于服役时间、部署地点、保养水平等差异,实际装备技术指标已千差万别。

    仅剩的3天变成了“生死时速”。叶雄兵带领团队昼夜奋战,重新采集几千条数据,改进系统、调试完善,终于顺利完成演习任务。

    “这套系统,管用!”部队指挥员竖起了大拇指。

    “啥时候都要用战斗力标准的尺子量一量。”每每回忆这段过往,叶雄兵感慨万千:“今天的一个误差,未来战场要用鲜血做代价。精细仿真战场,就必须让模型更精确、数据更精准。”


(责任编辑:陈丽娜)
相关阅读: